广元沉船 惨痛事故后的舆情疏导

发布日期:2019-09-09 23:21   来源:未知   

  6月自然灾害频发,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特大灾害、长江中下游沿江地区及江淮、西南东部等地强降雨等洪涝灾害,造成当地公路、桥梁

  交通运输部及时启动应急预案,多项举措部署灾害抢险救灾工作,全力以赴抢险保通,确保人民群众安全出行和抢险救灾物资运输畅通。尤其是武警交通部队昼夜奋战在抢险救灾前线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获得网民高度赞扬,认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冲锋在一线,令人感动和

  6月,“6·4四川广元游船翻沉事故”和“6·26湖南特大交通事故”两起事故受到媒体和网民广泛关注。事故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个别地区相关部门的安全监管问题,如安全管理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安全隐患排查整治不到位、安全防护设施设备不健全等。

  6月27日,交通运输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各级交通运输部门立即对道路客运进行全面清理,逐车逐线对客车隐患开展全面排查整治,获得网民积极肯定,认为这是交通运输部门认真汲取事故教训、加强道路客运安全管理的有力举措,将对提升交通运输安全、防范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起到有效作用。

  6月,四川一大学生因火车票丢失,在西安火车站出站时被要求补票,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部分网民认为,铁路部门对乘客“出站验票”符合相关规定。不过也有网民质疑,在实名制购票的大背景和加速建设信用社会的大环境下,铁路方面不应“固守”出站验票的传统方法,应该与时俱进修改管理规定。网民建议,铁路部门可以据此舆情事件发现问题,回应舆论关切,并创新监管模式,例如,CorelDRAW X4绿色版的使用说明。以抽检替代普检,探索对逃票者的失信行为进行联合惩戒等,建立乘客失信“黑名单”。

  6月4日,四川广元市游船“川广元客1008”(双龙号)在广元市白龙湖景区发生翻沉。这一惨痛事故被媒体报道后,借助互联网快速传播,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监测统计显示,相关新闻报道达5500余篇,微博3200余条,微信公众号文章2000余篇。其中,仅新浪微博话题“四川游船沉没”网民阅读量就达1.5亿次,网民评论1.3万条;“四川游船翻沉”网民阅读量2100万次,网民评论1799条。

  微博成为事件传播源头:翻沉事故发生于6月4日15时许,最早获悉事故并进行报道的是@广元晚报微博 ,当天下午16时48分发布微博简讯,称当日下午三点,白龙湖一游船翻船,已有三人送医,其中两人状况良好,一名小孩在抢救中,“目前乘船人数不详”。该原生微博并未引起太大关注。16时59分,微博@广元新鲜事儿复制相关报道,并配上了“广元突发”话题标题,事件开始得到部分本地网民关注。

  传统媒体介入事件迅速扩散:6月4日20时,央视《东方时空》报道了沉船事故,并现场连线了正在进行救援的消防人员。新闻迅速被各大网站转载。6月4日21时许,广元市利州区新闻发布会通报:经核实,事发船只上有18人(含船员及其家属共3人),截至发稿,4人获救,其中3人经抢救脱离生命危险;1人(小孩)抢救无效不幸罹难。之后,媒体开始广泛关注此事,各大新闻客户端都对事件进行了推送,事件自此传播开来,引发全国舆论关注。

  舆论对四川广元游船翻沉事故关注度较高。媒体关注的核心要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是公众自救意识和能力问题。中国安全生产网文章认为,倘若游船的管理人员能够强制游客穿救生衣,又或者游客自身的安全意识高一点,为孩子的安全多考虑一下,该事故的伤亡人数定能大幅度降低。实际上,近年来因为国家对安全的高度重视,企业的安全规章制度已经相当完善,安全管理的好坏,关键还是在于规章制度是否得到落实。

  二是关于此次事故的安全启示及教训问题。新华社《安全管理必须抓严抓实》认为,安全工作重于泰山。当前正值汛期,各地相关部门必须提高警惕,不折不扣地落实好安全责任,不能让安全措施挂在墙上、悬在空中。既要加强安全宣传,提升游客安全意识,也要加强监管,强化问责,确保群众安全出行出游。

  三是呼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长沙晚报》评论《沉船事故,有多少假设可以重来》认为,无论是船体的安全性监测,还是游客的救生衣检查,抑或是排除超载等安全隐患,最终都得落到“监管”两个字身上。监管严了,不留死角,安全防线才能层层筑牢;反之,监管一松,防线就可能全线失守。管与不管,可谓生死两重天。

  “川广元客1008”游船翻沉事故一发生,交通运输部门及当地政府紧急采取各种措施救援,进行官方舆论引导,获得了网民的肯定和认同。总体来看,此次突发事件以权威官方信息为主流,舆论场反思大于责问,网民整体表现趋于成熟。这一点,相关部门对突发公共事件舆情的危机处理功不可没,很多做法值得借鉴:

  第一,高层级响应应对突发事件,提振舆论信心。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曾经多次提倡,面对突发公共事件,需要“顶格回应”,这本是危机处置、舆情应对的基本法则。翻沉事故发生后,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部长杨传堂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协调指挥搜救工作,并于6月5日和9日两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搜救行动。交通运输部救捞系统也迅速成立了以烟台打捞局为主要力量的救援团队,紧急赶往现场施救。种种措施使救援主线清晰可循,赢得境内外舆论充分肯定。

  第二,地方领导第一时间赶赴事故现场,传递信息、态度,安抚民意,树立负责任的公众形象。在舆情应对中,抚慰性的活动有利于情感修复、缓解悲痛,减轻灾难余波的伤害程度。广元翻沉事故后,四川省副省长杨洪波率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导,并前往当地医院看望获救伤员。7日,四川省政府成立调查组,表示将进一步核清事故情况,查明事故原因,依法依规严肃追责。一系列举措赢得并提高了舆情处置的权威性。

  第三,信息及时发布,公开透明使事件链条完整。突发公共事件发生后,相关部门在可公开范围内应第一时间公开信息,传递真相(事件情况、涉事主体、事件性质、影响等),保持信息发布的连续性。本次广元翻沉事故,@央视新闻、@中国交通报、@广元发布等作为权威信息源,自6月5日12时许发布首条权威信息后(被多数媒体与政务新媒体所引述),连续滚动对事态发展、人员救治、救援进展、官方善后的多维报道,披露了大量第一手信息,迅速取得舆论话语权。

  此外,广元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在事件处置现场连续召开多场新闻发布会,通报事件最新进展。特别是6月7日当地政府电视电话会议,及时通报了旅游船翻沉的直接原因是强对流灾害天气和狭管效应,有效解答了公众疑惑,抢占了信息制高点。

  第四,主动答疑与辟谣,强化舆论引导。“没神秘就没恐惧。”网络谣言、猜测、质疑和炒作与突发事件相伴而生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引发的“次生灾害”会严重影响政府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本次翻沉事故中,针对舆论关于翻沉原因是天气原因还是人为疏忽所致的讨论,新华社推出《四问广元翻船:人祸还是意外?》的报道,从船是如何翻的、事发时天气如何、安全措施是否到位、救援进展如何四个方面,对公众最关注的焦点问题进行答疑解惑。文章被主流媒体转载后,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果。不仅解答了部分关于翻沉的疑问,也在很大限度上压缩了流言形成的空间。

  此外,《中国交通报》等主流媒体也集中报道了各方力量全力搜救失踪人员的最新进展,主动设置传播议程,有效引导了此次突发事件的公众议题走势。

  最后,交通运输部门可以从两个方面加强舆论引导:一是加强对安全事故的相关舆情监测,掌握网民态度及诉求,积极回应舆论关切,主动设置传播议程;二是吸取安全事故经验教训,健全安全管理及隐患排查机制,向民众普及安全知识教育。廖灿亮